蒋大超|高尔夫俱乐部满足了人们的“部落”需求又怎么会离去?

管理硕士、美国俱乐部管理协会(CMAA)会员、美国持证俱乐部经理人(CCM)、GolfDigest中国百佳球场评选评委、上海林克司乡村俱乐部执行董事

入夏之后,各球场的打球时间预约都要靠网络“拼手速”来解决。由疫情封控造成的旅行阻碍和人们对户外运动的热望,把上海高尔夫打球市场大大地激活了一回,然而这股打球热,终于止步于7月中旬开始的这一波前所未有的夏季酷热。这几天实测地面温度竟然超过摄氏50度,纵然是地处海边的球场,也难耐热浪汹涌!有朋友在微信朋友圈说得形象:此天名为“生煎”天,先烧热后浇水再烘烤。做生煎馒头是香喷喷了,而人呢……气象台高温红色预警频发,球场无奈之下数次按动暂停键,原定8月中旬在我们球场举办的上海俱乐部公益联赛,被迫对外宣布延期。至于出于真爱还来打球的人们,也只好被劝退。不过,由酷暑带来的些许宁静,却让我们有了得以发散一些思考的时间。

6月初球场恢复开放时的那波打球热潮,并没有让我觉得压力很大。那时无非是要让更多的人可以得到比较满意的打球体验。球场好比是健身房,并不需要更多考虑打球之外的问题。然而,当热潮退却时,我们总要回到常态。

在西方国家,俱乐部林林总总,但类型上无外乎乡村俱乐部、城市俱乐部和各种运动俱乐部,就所有权而言无非是归会员所有和归公司所有。在中国,事情就简单得多,目前俱乐部清一色都是公司拥有,而且大多数是旨在提升房地产的价值和吸引力。

据2017版《朝向白皮书》揭示,当时全国91.1%俱乐部球场和房地产企业相关。和归会员所有的俱乐部不一样,公司所有的俱乐部会员并不拥有股权,有的只是会员资格,然而这并不影响俱乐部作为满足人们获得一个家外之家(home away from home)的需求,特别在当今外部环境不确定因素诸多的情况下,人们的这种需求可能更加强烈,对此俱乐部不能视而不见。

回顾以往,尽管大多数俱乐部在招募会员时,一般少有考虑会员除了高尔夫球之外有无共同爱好的问题,支付了对价即可成为会员,俱乐部依然可以透过恰当的运作,让会员以适当方式参与俱乐部管理,同时找寻会员打球以外更多的共同点,再造向心力,以回归俱乐部的初心。

最初美国的俱乐部经理人概念并不特别明确,大部分由会所、运营和球场维护等方面的负责人来把控。随着时代的发展,俱乐部产业得到壮大,经理人才应运而生。

一份来自CMAA(美国俱乐部管理协会)的统计数据表明,约10年前美国俱乐部平均年营收是398万美元,当时已然成为一桩不可小觑的大生意。在美国,现代的经理人除了统筹好俱乐部的日常运营,还肩负资产投资和俱乐部文化建设两大重任。中国的情况也有些类似,最初的球场管理者大都来自于建设时期的一些工程人员,也有外聘了一些境外的有经验人士的。是10多年前,一批有识之士看好中国高尔夫俱乐部的未来,吸收国内外的经验,相继开启了职业培训课程,“回炉”在岗的管理者,还引领了不少有志学子立志加入,让我们看到中国俱乐部事业走上了较高质量发展的道路。

近几年,特别是经过疫情影响而带来的高尔夫俱乐部打球人数激增,使得不少球场的营收和美国应该已经相差无几,有的甚至还会远远超出。由此可见,俱乐部经理人的担当将愈发沉重。还是那份《朝向白皮书》指出,公司制下的中国高尔夫俱乐部,90.1%业主自行或者聘请经理人管理。经理人的能力和素质决定了一个俱乐部的成败。可以说,时代对经理人提出的要求将空前苛刻。善待这些经理人,于业主而言,就是看护好了一份不小的资产!

尽管近期还是不断传出高尔夫球场减少的消息,但是我们可以欣喜地看到不少正面的情况,比如各高尔夫俱乐部打球人数和轮次的明显增加,特别是球场上越来越多地出现了青少年的身影。尽管近期由于酷暑和出行放开导致打球人数减少,但如果不出意外,今年的数字在扣除被疫情影响而关闭的近两个月时间,大概率可以持平或者超过火爆的去年。此外,上海高协从去年4月开始推出的高尔夫进校园计划,迄今已经带动了近20000名青少年的加入,这给高尔夫运动未来的发展奠定了难能可贵的基础。

换个视角,法国社会学家米歇尔·马费索利的“新部落主义”概念也发人深思:此时此地,重要的不再是“我”,而是抱团取暖、互助共生的“我们”。部落是人类千万年来的集体梦想,更是在当下生活中继承过去通往未来的方式。由此我们不难推想,其实俱乐部满足的正是人们“部落”需求的一种,它,怎么可能远离我们而去呢?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