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事情!ATP巡回赛和美网意图“场外指导”想玩新花样!!!

ATP调整修改网球规则是很正常的事情,并不少见。大家的习惯越来越快,改革赛制,增加卖点,精简比赛流程势在必行。这一次,ATP遵循WTA的公告:从7月11日到都灵年终总决赛,ATP将尝试允许教练在规则范围内对球员进行场外指导。当然,这种所谓的场外指导还是比较保守的。它仍然不允许球员与教练交谈,只允许非语言指令或“几个词或短语”的语言指令。美国也在试用范围内,到时候会有好戏看。

目前ATP的实验很有意义,谨慎。下半赛季试训结束后,会进行整体评估,再决定是继续试训还是将规则纳入比赛。试行的场外指导规则适用于ATP巡回赛的资格和比赛,但仍有许多限制。所有形式的教学都要求在不影响或妨碍对手的情况下进行。口头指令和非口头指令也有不同的要求,如:教练必须坐在指定的教练席上,非口头指令只要不影响对手,可以随时进行,但口头指令只能在球员在球场一端时进行。很明显,这是为了不妨碍对手;ATP还细化了口头指令,只需要由几个单词或短语组成。不允许对话,即使球员离开,教练也不允许和球员说话。

所以这个新规并没有完全放开异地指导,改革还是收敛的。它半生不熟,不伦不类。为了增加网球在场外的关注度,吸引球迷前来观赛,近年来,网球尝试了很多教练规则,并尝试在比赛过程中使用不同的教练方法。比如WTA和ATP杯,允许教练在球员休息的时候进入球场进行面对面的交流;ATP新一代总决赛允许球员和教练通过耳机进行远程指导。应该说,新鲜事物总是吸引眼球的。看到球员和教练通过耳机交流时的表情和表情,看到运动员的另一面,真的很新奇。我们总说网球世界是碎片化的,但是ATP、WTA、美网又达成了一致,这真的是一个好兆头。

任何新的尝试,总有不同的声音,观望的,支持的,反对的,相互较劲的,不绝于耳。之前因为父亲场外指导而与多名球员树敌的西西帕斯,这次估计要开心了。在“如厕新规”之后,他又推动了网球“场外指导新规”的到来。竖琴的现任教练、小威的前任教练莫拉托格鲁(Morato Gru)有着场外执教的“前科”,自然对这一举动表示赞同:“在过去的十年里,(场外执教)几乎在每一场比赛中都司空见惯。恭喜ATP将这种常规操作合法化,终于不再虚伪了!”2018美网决赛,因莫拉托格鲁的场外指令被判罚的小威怒斥裁判“我没有接受场外指令,你要向我道歉!”这一轰动盖过了获得冠军的大阪直美,登上了各国体育新闻的头条。

看到莫拉托格鲁的声明,前澳大利亚网球职业选手托德伍德布里奇(todd woodbridge)直接DISS:“这么知名的教练竟然公然承认自己一直在违规,真是令人失望!”《》资深记者克拉里也旗帜鲜明地反对:“(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很难过,尤其是看到美网在其中,我更难过!”对此,美国前职业选手施赖弗冷静回应称“并无悲哀”,认为“禁止场外指导”无论如何都没有得到有效执行,所以这次修改规则只是“自然法”所致。

我一直主张,任何一项运动都需要进化,增加趣味性,迎合人群的观赛习惯,这样才能在很多运动项目上保持优势。但凯耶戈斯的解释也很有说服力:“网球有一个其他运动不具备的独特之处,那就是球员必须独自面对球场上的所有问题,这也是网球的美妙之处。而且(这样做)会让网球失去这样的独特性和美感”。这些话确实打动了我,但更打动我的是“一个高排名的球员面对一个没有或者根本请不起教练的对手应该说些什么?”。在场上不靠谱的Keyegos,评论什么都一针见血。

的确,排名高的球员可以聘请聪明的教练,而排名低的球员只能聘请普通教练,甚至是请不起同行的教练。资源上的差距会直接在场上被放大,以后低排位的选手想打败高排位的选手会更加困难。超过100的玩家已经很难生存了,恐怕会雪上加霜。疫情之下,ATP的竞争变得异常激烈。新规则很可能让新人更难出人头地,迭代更慢,这对网球来说绝对不是好事。既然新规则已经定了,那就拭目以待吧。毕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