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红婵14岁站上世界冠军领奖台对家教有何启示?

8月5日,2020东京奥运会跳水女子单人10米跳台决赛中,中国14岁跳水运动员全红婵完美一跳,惊呆了评委——她宛如一条美人鱼跃入水底,姿势优美,入水如魔术一般,水花丝毫不见……

14岁女孩,花样年纪,还是一个标准的初中生呢!我们的家长朋友,在惊叹全红婵完美一跃的同时,回头看一下,自己的孩子,是否还在培训班里补着课呢?

跳水是一项技术性和技巧性极强的运动,世界少有多少人训练多少年,都无缘参加世界级大赛。全红婵仅14岁,小小年纪不但登上了奥运会冠军领奖台,更是创造了奥运史上跳水的奇迹——完美一跳,惊呆了评委,获得了满分。如果不是天才,年仅14岁的全红婵,怎么可能成为2020奥运跳水的宠儿呢?

可是,天才只是上天赋予了一种可能,没有后天的努力,终会落得“仲永之殇”。

全红婵七岁开始练跳水,屈指算来,到现在也有七年矣!这七年,她训练非常刻苦。据她的教练透露,别看全红婵年纪小,可是她比其他运动员更刻苦,每天都要练习400跳。为了方便练习,全红婵硬是将自己的一头秀发剪成了超短发,因为长时间泡在水中,她的头发褪色成了黄色……

“成功的花儿,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应该说,全红婵今日的成功,更是她平日里刻苦努力训练换来的。

全红婵出生在广东省湛江市麻章区迈合村,父母都是普通村民。妈妈有病,爸爸务农,是村里的低保户,一家人过得不容易。

2014年5月,湛江市体育运动学校跳水教练陈华明,到湛江市五区四县的小学,挑选跳水人才。

陈教练初选了一批孩子,现场测立定跳远。七岁的全红婵当时身高只有一米二,却跳出了一米七六,可以说是相当厉害。

于是,陈华明教练看中了这个爆发力极强的小女孩。从此,全红婵就走上了跳水之路。

2018年,全红婵获得广东省跳水锦标赛3项冠军;2019年,获得广东省跳水锦标赛5项冠军;2021年3月荣获2021年中国跳水明星赛女子十米跳台亚军;2021年5月,荣获全国跳水冠军赛中蝉联女子十米跳台冠军;2021年7月,入选2020年东京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跳水项目运动员名单;2021年 8月5日,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跳水女子单人10米跳台决赛中,全红婵夺得冠军。

全红婵能有今日之成就,完全得益于当年教练陈华明的慧眼识珠。有家长说,全红婵幸运,遇到了伯乐陈教练。自己的孩子没有这个机会,现在没有几个教练到基层学校选人才啊,农村的孩子更是想也别想。

真的是这样吗?事实并非如此。到今年为止,笔者教书已35年了,一直在农村学校。这35年来,几乎每年都有市县体校教练到学校“选才”,近几年更是每年都有好几拔。

可是选出来是一回事,孩子上不上体校的决定权却在家长手里。孩子“转学”到体校,都是要家长同意的。

一方面是不少人对体校有偏见,认为孩子学习不好才上体校(反之就是上体校的孩子学习都不好啊),面子上过不去;另一方面,上体校要锻炼啊,孩子要吃苦啊,心疼孩子的家长们,便下狠心断送了孩子的世界冠军之路……

当下的教育的最大弊端,不是家长不重视孩子兴趣开发,爱好培养,而是太过重视,以至于过犹不及——很多孩子的天赋,过早地被家长扼杀在摇篮里!

从幼儿园开始,孩子就开始被送进各种各样的兴趣班、特长班了,但这个兴趣和特长,却不是孩子身上“自我散发”出来的,而是家长的兴趣、爱好——都是奔着进名小学、名初中、名高中、名大学而去的!等到孩子大了,有很多孩子对自己的特长都特别讨厌。有个亲戚的孩子就是这样,从小练钢琴,都考过十级了。可是自从考上大学,孩子发誓,这一辈子再也不碰钢琴!

“世有伯乐,然后再有千里。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祗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

每个孩子都是天才,我们的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遇到陈华明教练一样的伯乐。可是,岂不知,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功利教育下,“早已不能千里称也!”呜呼!

现代科学研究告诉我们,人的能力是多方面的,但各种能力在每个人身上表现出的形态却各不相同,人与人之间在某些特定方面是存在着差异的。独特性是每个人的本质特征,是孩子发展的前提,更是教育的起点。

因此,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我们不能只羡慕别家的孩子是天才,却抱怨自己的孩子无机遇。要想孩子遇到伯乐,想孩子成才,自己当先做一个伯乐家长:在日常生活中,要细心观察,认真分析,在孩子纷杂的兴趣背后分理出其天生的、潜在的、真正的兴趣之所在,顺应孩子的天性去教育。

成功的教育不是想把孩子培养成“家长脑中的天才”,而是让孩子成为他自己;智慧的家长,不是把自己的兴趣强加给孩子,而是要遵循孩子自己的兴趣,挖掘孩子内在潜能,顺应孩子自然天性,让孩子自我发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